全小说 > 南宋风烟路无弹窗全文阅读 > 南宋风烟路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953章 万国尽征戍,烽火被冈峦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com (全小说无弹窗)
  铁木真、木华黎,虽有主力、偏师之分,却从来相辅相成,对盟军同等威胁——
  去年腊月中旬,木华黎甫一从西凉府搜刮到矿藏、财食,铁木真在北龙首山的“后勤供给不足”立时得到缓解。将木华黎形容作铁木真的臂膀也毫不为过。
  纵使盟军多加阻挠、夔王等鼠辈私贪不少,木华黎仍然攫取了比想象多得多的奇珍异宝,若非宇文白细心,都不一定能这么快把损失点算清楚——西凉府周边之富庶、国师洪瀚抒之凝聚力,可见一斑。如果木华黎当时能击败孙寄啸、抑或平手个十天半月,则铁木真狂胜不休之处绝不可能只有区区一个兀剌海城。
  但木华黎很快就败走西宁,非但不能再压榨西凉民众更多油水,并且蒙古军两大辖境被强行割断。兜兜转转,才勉强在沙漠中寻得一条通路,用以运送身边剩余的粮草兵械。未几,却又惨遭林阡追杀、碾压、自身难保……九死一生到宣化西北,不得不拜托夔王在暗处帮忙中转。
  期间铁木真在北龙首山对李君前越风打出“十有七胜”的高胜率,对外界的说法是,后勤问题的解决是因为屠城后“黑水镇燕军司”部分兵将的主动投诚……如今仔细剖析,铁木真之所以这般宣扬,一来能促成西夏军民中更多怯懦之人的不战而降,二来,是避免林阡过早发现他和木华黎之间还有通路……好个成吉思汗,高瞻远瞩到令人发指,近忧和远虑竟一招解决。
  也怪夔王太微不足道,林阡再如何有大局观、都发现得确实晚了——从腊月末开始,木华黎在西凉没来得及运出的财物,趁着西宁和宣化之战断续送走了至少六成,只留四成被迫返还、用于自补。这无疑加大了李君前、越风、杨叶的抗蒙难度。
  正月中旬的现在,蒙古北军盛而南军瓦解,铁木真和木华黎的实力一增一减,显然就不再是相辅相成,而是一本一末、一重一轻、一大一小的关系。
  
  此外,活跃在夏、金北部边关的海上升明月窥知,铁木真有从蒙古国内增调补给之象,也便是说,接下来粮草问题很可能不会再困扰北军。
  “时移势易,对蒙古南军的追歼,不宜太兴师动众。主公,当务之急在北。”陈旭建议林阡,既然已斩断匈奴之臂,宜将薛焕、宋恒、厉风行、赫品章……诸如此类恢复极快或休整够了的盟军火速投入西夏北部支援李、越二位帮主。
  “铁木真此举,是完全不把李安全的边军放眼里了。”林阡叹,夏蒙边界俨然被无视,而夏帝李安全?好像还在观望?
  适逢郭蛤蟆派人从北龙首山带来杨叶的亲笔书信,就长久以来靠宋谍隔空传送的情报对林阡加以详述——
  归纳总结其内容,一是成吉思汗本人雄才伟略,面对李君前越风的阔深壕沟,他能从最早的士兵填坑,神速进步到壕桥甚至折叠壕桥;二是蒙古人多数野蛮未开化,若遇恶劣处境不能生火,生肉放马鞍下面颠簸几下张口就吃,像这种野外生存的绝佳本领,两淮盟军倒也学到了一星半点。
  “逆境、绝境都曾相互给予。把对方都打疼了,就难免都活成对方的样子。”林阡意识到,成吉思汗和木华黎一样得偿所愿,都从己方学到了不胜枚举的攻城经验。但不一样的是,木华黎目前还只能纸上谈兵,成吉思汗却已然在付诸实践。
  为了不至于被他们师汉制汉,盟军务必将他们尽早歼灭,故林阡同意了陈旭的建议“转移战略重心”。正巧完颜彝派人送达的曹王书信中称,完颜合达、完颜彝、斡烈等人都已在曹王率领下进入西夏境内,“来得正好,一起北上。”如此一来,越风和李君前的压力便小得多。
  “足矣。”陈旭深知,这是现阶段盟军最厉害的三支劲旅相加,意气风发,实力雄厚,足以与成吉思汗的主力决一高下。
  “也要留一部分人在南部,一方面帮民众重建家园,一方面,阻遏枝节。”林阡就在留下的这部分人中。于公,上一战刚疯魔还拖盟军后腿,他暂且不去人浮于事为上;于私,绝地武士、白衣谋士、林陌这些人,不该就这样近在咫尺却放过。
  留下当然也很重要——务必继续追歼木华黎等人,阻止这些少而精的谋士与高手们去同铁木真会师;除却四大悍将之外,南军中有铁木真的三子四子,若能将他们擒获或牵绊,也是变相支援北龙首山。
  
  北龙首山,蒙古北军十有三败。
  败在李君前领导力,败在杨叶智谋,败在越风抚今鞭,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
  鉴于蒙古刚建国不久,对西夏的二次侵略虽是成吉思汗亲征,却不至于倾巢而出,本想着如果后援不济那便快进快出,谁料本该擦肩的金宋群雄居然合并在一起跨境来战、西夏国君李安全无能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至于金夏边界形同虚设……于是乎后勤尚待解决、偏师又困于西夏南部、长久不得与主力会合,没办法,撤不了那就只能从国内调度出超出预算的人力物力。
  只不过,有个度。量尺还在等待林阡主力——不管木华黎能否逃出生天,双方主力迟早一战。
  不撤还有另一个原因,是打上瘾。
  随着攻城经验的滚雪壮大,意识到科技战价值远高于蛮战的成吉思汗求才若渴,恨不得越打下去越天下归心——虽然大部分俘虏都是命如草芥、任意生杀,但其中的专业技术人才比如谋士、算术高手、木匠、铁匠、石匠、皮革匠……不仅免死,而且重用。
  这一点他和林阡、曹王都不一样。那些没用的糟粕,保护了有什么意义?反而还掩盖精华。
  人多了耗粮,若杀之,极端情况下更可作粮。
  当然了,杀戮也不是随机的,有时也需要降卒们活着摇旗呐喊。
  综上,按需屠城。
  
  白衣谋士正是在一月初刚归降蒙古之际就受到了他的传召,甫一受命,便放弃与林阡的正面交戈,北上拜见君主。可惜才刚到半道,便知林阡的手伸向了自己背后,慌忙转身,却拉不住窝阔台羊入虎口……
  南军遭受重创后,好不容易才甩开盟军躲进沙漠找到夔王,没想到又被移剌蒲阿和祝孟尝吓成惊弓之鸟,唯恐前方的记号被盟军掌握因此慌不择路、越行越错,直到终于盟军找不到他们了可他们自己也找不到自己在哪……
  “糟了……”糟了,用不着林阡追杀了,眼前的茫茫流沙就能卷噬了他们。
  或许现在还得奢求林阡来?带他们冲破眼前的幽暗昏惑……
  值得一提的是,这沙漠,金帐武士在几年前其实刺探过,可惜太过庞大绝非少数人就能探知全貌,而且那些探子们更不幸遭遇洪瀚抒和凤箫吟,死伤惨重,原已得知的“死沉,静穆”的沙漠印象因为那一战太过激烈而全盘颠覆,后来众说纷纭,探了等于没探。
  据生还者描述,火从钩走火入魔,唤醒了此间沉睡千万年的流沙,初时沙粒弥漫、稀疏飘荡,一瞬大地如从地壳开始震荡,尔后脚下燃起滚滚岩浆,烧开大火、蒸腾热气、吸干湖泊、卷枯植被,紧接着就是无数吨黄沙自旋、爆鸣、密集倒灌、将人淹没……
  虽然此情此境没有火从钩不至于历史重演,但没几步就一道沙浪突兀地扑打过来,证明这沙漠现在委实是没在睡着。众人屏气凝息,怕稍一懈怠就被拖曳进了某个深不可测的漩涡——
  脚底下指不定就有多少断壁残垣和孤魂野鬼,尽管那里亿万年前兴许有灿烂文明。下面有画卷,打开给你看?看完你也成画卷一部分,好了下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