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校花的贴身高手无弹窗全文阅读 > 校花的贴身高手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9778章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com (全小说无弹窗)
  “你到底怎样才肯告诉我?”
  牧神这个问题问得十分光棍,他如今整个人都已被制住,已经没有任何跟林逸讨价还价的本钱了。
  除非,抬出城主府来威胁林逸。
  可从林逸当众承认灭杀秦人杰和死神小队来看,城主府的威压在这位面前,恐怕根本就是个笑话。
  事实上不仅林逸,城主府在所有江海学院的顶级战力眼里,从来都没什么威压可言,也就是多年来形成了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所以极少有越界之举。
  而如今默契已被打破,自然更加没人理会城主府的所谓规矩。
  正如眼下,林逸被城主府通缉,从头到尾压根就没理会这一茬。
  现在连城主府二号人物的牧神都被他踩在了脚下,就算把通缉令贴在他脸上又能如何,城主府有谁能抓得了他?
  总不能李诵章这个城主大人亲自出马吧?
  到时候要是能一招制住林逸,那倒是还好说,一旦落得跟今天牧神一个下场,那可就玩笑开大了。
  整个城主府都得原地爆炸。
  以牧神对李诵章的了解,这位城主大人绝不会公然向林逸出手,更不会为了自己这么个手下来冒这么大的风险,最大的可能是唾面自干,当做没事发生。
  所以,眼下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林逸想了想道:“不如你跳槽算了,留级生院给你留个位置?”
  牧神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诚然,他和李诵章的关系也说不上有多密切,与其说是上级和下属,倒不如说是有着主次之分的合作盟友。
  他和他的天王小队需要一个安身之所,而李诵章则需要一个强力打手,双方各取所需,仅此而已。
  可如果他现在转投江海学院,无论对眼下如日中天的城主府,还是对雄心勃勃的李诵章本人,都将是一记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
  到时哪怕是为了稳住人心,李诵章也必须对他下手!
  他这个叛徒不死,城主府的威风可就彻底跨了,从此将会沦为整个江海城的笑柄!
  林逸笑笑:“那我换个条件,你继续留在城主府,但在必要的时候,你得给我当内应。”
  牧神脸色一变:“你在打城主府的主意?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江海学院的意思?”
  一个林逸就已如此恐怖,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若是江海学院真的开始将主意打到城主府头上,那个情形,他此刻光是想想都不寒而栗,头皮发麻!
  林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无所谓是谁的意思,你就说干不干吧?”
  “我不会做有损城主府的事情。”
  牧神冷哼一声。
  林逸笑了:“你别误会,我现在也没针对城主府的意思,不过是未雨绸缪,为将来可能的变故做一些必要的准备罢了。”
  牧神不明所以:“到底什么意思?”
  林逸意味深长道:“我不会要求你现在就背叛李诵章,你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回去什么都不做,跟平常一样就行了,顺便好好观察一下李诵章的动作,我想这应该不会让你为难吧?”
  “……”
  牧神沉默半晌:“若只是这样,自然不为难,不过不会这么简单吧?”
  “其实真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林逸将脚从他身上收回:“你跟李诵章不是一路人,只要你去留意他了,只要你不被他蒙蔽,你们迟早都会分道扬镳。”
  牧神冷哼:“这么低级的挑拨离间就别拿出来了吧,我跟城主之间的默契,还不至于脆弱到外人随便几句挑拨就会出裂痕的份上,你还是省省吧。”
  林逸笑笑:“你只要记住一句话,如果有一天发现自己跟他不是一路人了,不要声张,跟我联系。”
  半晌,牧神闷声点头:“如果就这一点要求,我可以答应你。”
  说完,很自觉的便以元神起誓。
  毕竟空口无凭,真要就这么放他回去,林逸放心他还不放心呢。
  有了元神誓约的约束,日后一旦反悔就会遭受元神反噬,这种反噬就算是巨头终极大圆满高手都很难扛住,可说是最有约束力的一种赌誓了。
  当然,这是单方面誓约。
  只单方面对牧神有约束力,却作用不到林逸的身上,话说回来,就以彼此谈下来的默契,本来也约束不到林逸的头上。
  毕竟只要他放了牧神,他就算是已经履行承诺了,接下来何去何从,全是牧神自己的事情。
  “好,你这就回去吧。”
  林逸说完便收回规则力量。
  牧神顿觉体内那被切割成无数个单独牢笼的门全部打开,澎湃汹涌的力量终于能够重新融合一处,那种强大的感觉顿时就回来了。
  看着牧神身上重新涌起的战意,林逸挑了挑眼皮:“再打一场?”
  牧神顿时有些意动,虽然刚才是输给了林逸,但他并不觉得是自己实力比林逸弱,只是没能摸清楚对方底牌所以才中了招。
  真要再打一场,他未必会输!
  不过他终究也不是傻子,这种事情也就想想,到现在为止他连自己怎么输的都没搞清楚,别说再来一场,就算是再来一百场,大概率也是送菜。
  哪怕他再渴望赢,但这种明摆着自取其辱的蠢事,他是不会干的。
  “等以后吧,总有一天我会赢回来的。”
  牧神冷着脸从地上起来。
  脚下一动,瞬间便跃出一地狼藉的战场中心,落在远处一众观战的人群中间,顿时把后知后觉的众人吓得头皮发麻。
  虽然看刚才的样子,这位好像是输了。
  可他们毕竟层次太低,看不出来这场顶级对决的真正关键所在,从头到尾就突出一个不明觉厉。
  如此高端的战斗自然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理解,虽然场面上看起来是林逸压住了牧神,乍看起来是林逸赢了。
  可万一那只是人家特殊的较劲姿势呢?
  万一人家牧神就是用这种方式发力,其实真相不是他被林逸的脚踩住,而是反过来林逸的脚被他吸住了,就跟世俗界电影里的吸星大法一样,林逸其实才是受制的一方?
  最不济,那也得是平分秋色。
  要不然林逸怎么会放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