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娱乐帝国系统无弹窗全文阅读 > 娱乐帝国系统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三千三百四十九章为什么帮你?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com (全小说无弹窗)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珍妮小姐其实也是希望叶明能够增加信赖,尽快的把这首歌给写好。
  这个时候,其实珍妮小姐听到叶明来找自己,心里面还是有一些不高兴的,因为在珍妮小姐看起来这个时候叶明应该是在创作歌曲。
  写歌上面珍妮小姐虽然算是一个外行,他自己不会写歌,但是艺术总是触类旁通的。
  珍妮小姐他以前也是做过作家,而且就过一段时间的文书写过东西,所以说这些东西不是特别的陌生,她非常的清楚,一个人想要写出来一首好歌的话,他是需要慢慢的去琢磨的。
  因此在珍妮小姐看起来,叶明你这个家伙,你不好好的去做你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去把歌给我写好,在这样的时候你倒是说跑过来找我,你闲的慌吗?
  或者是说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你自己认为你的时间很丰富呀。
  你没有几天了,你这个时候过来找我,简直就是有一些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呀,时间不等人。
  珍妮小姐心里面也是非常的清楚,叶明确实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但是在珍妮小姐看起来这个时候叶明跑过来找自己就是来玩儿的,就是不认真的写东西。
  在珍妮小姐看起来,叶明突然没有那么快迅速的把歌给写好,因为珍妮小姐心里面也是很清楚写作的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写一首好歌,那更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
  不是说青青树能够搞定的一两天就能够写出来一首好歌,这个在珍妮小姐看起来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
  所以说听到叶明过来,虽然她也是见了叶明,但是这个时候珍妮小姐心里面可是有些不高兴。
  因为这样珍妮小姐汉起来,叶明过来就是有些不务正业呀,这几乎是绝对的事情,所以呢珍妮小姐这个时候没有好气的说:“叶明,你这个事情要好好的考虑清楚啊。我希望你能够参加大学生运动会的文艺演出,希望你能够写出来一首好歌。
  我认为你有这个能力写出来我让我满意的歌,所以我才邀请你的,但是这个时候你似乎并没有把这个事情给当成一回事呀,好像在你看起来我们大学生运动会似乎没有什么值得重视的呀。
  让你写歌,你直接的跑到我这里来,你是觉得我的时间太多呀,还是觉得这么着我每天要处理那么多的事情,不可能说每天都等着见你呀,你踏踏实实的把歌给写好,比什么都好,知道吗?
  我邀请你并不是说你一定就能够参加大学生运动会的演出,你参加大学生运动会的文艺演出,有一个前提就是说你要写出来让我们满意的歌曲来,必须要我们组委会感觉到满意才行.
  这是一个前提条件,你现在不去写歌,你跑过来到我这里来干什么呀?写歌不是一蹴而就的,我虽然不是专业的词曲作家,但是我也写过东西,我也当过作家出版过书还当过文书,所以我的一些东西并不是特别的陌生,在我看起来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专心的去把歌给我写好。
  而且尽快的把歌给写好。
  如果时间长的话我根本等不起,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尽快的把歌给我写出来,但是你你却跑到我这里来,现在让我很失望呀。
  你别告诉我你是来玩儿的。”
  叶明这个时候呢,也是非常的无奈的耸耸肩膀说:“珍妮小姐这次清单他不能怪我呀,对不对?
  因为这个事情也不是我想的,我倒是想能够快点把歌给写好了,这样你好不好大家好,但是其实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那么认为让我把歌给写好的。
  可能有人是眼红,看我看不过去还是怎么着,反正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觉得有些人故意的给我找麻烦呀。
  就比如说叶赫那拉天后这个人,他在娱乐圈也是相当的嚣张的,我想你如果稍微的注意一下我们国内的娱乐圈的话,叶赫那拉天后你应该知道那可是天后级别的存在,所以是非常嚣张的一个艺人。
  她居然在公开的场合批评我,你想一想他批评我,如果是有道理还行,我虚心接受,但是他没有道理的指责我,而且说的如此的苛刻,在破坏我的心情呀。
  你也知道写东西是需要心情好的,心情不好的话写出来的东西好像似乎也是比较靠近悲剧这样的一个色彩的。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心情不好我根本写不出来好东西,我如果写一首悲情的歌符合条件需要吗?
  不可能,我们是大学生运动会对不对?
  我们要的是积极向上,这一点我很清楚,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心情不好的话我没办法写歌呀,你想一想写作是需要一个良好的状态,良好的心情的。
  如果一个人心情就被破坏的话,那他以后怎么办呢?
  写出来什么好东西,那么不可能写出来好东西,需要有一个好的心情。大多数来讲都需要一个好的心情的。
  如果你说极个别的那些天才可能是例外,你比如说曹雪芹,他就是在极度贫乏的情况下才写出了伟大的红楼梦。
  那是例外,那是几百年上千年才出现的一个绝世天才一般的例外。
  所以说大多数人来讲必须是心情好才能够写出来好的东西,我也是一样,我如果心情好的话,我耐心的创作应该是没有问题。
  但是现在问题就是说我心情不是特别的好呀。叶赫那拉天后这个家伙似乎就对我有些意见,想认为我唱的歌曲是给下里巴人人听的,我的歌曲只有在KTV里给那些农民点歌来演唱。
  你说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是不是叶赫那拉天后这个家伙故意找麻烦呀,对不对?
  这事情我觉得是不可原谅的一个事情。这让我心情非常的不好,在我心情非常不好的状态下,你说我能够写出来什么好的歌曲来了吗?
  不可能呀,我根本不可能在心情差的情况下写出来你们需要的歌曲,要不我写一首悲情的歌曲,你们肯定不要对不对。
  所以说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就是说我心情不好,因为叶和娜拉天后这家伙也是非常的不够意思。
  公开的找我麻烦,所以说呢,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觉得咱们打行动会应该稍微的帮我一下,毕竟我是已经签了合同的对不对?
  我为咱们大学生运动会创作歌曲也是签了合同的,我也怎么样算是自己人呀,在这个情况下我是受到了污蔑呀。
  叶赫那拉天后,这是公开的在记者面前公开这样说的,而且记者不是一个两个,绝对不是我造他的谣儿,是叶赫那拉天后呢,确实是如此。
  所以我希望大学生运动会这边呢,要站在我这个立场上去说话,帮我去把这个事情给处理一下,毕竟咱们是自己。
  这个时候叶赫那拉天后如此的不给面子,公开的就是说我顶多也就是专辑卖的多,其他的也就无所谓了,我的歌曲那是给下里巴人听的,不是什么高雅的艺术,所以说呢,有些看不起我呀。
  你想一想这就是忽悠别人不要喜欢我对不对?这分明就是不给我面子,你想一想这败坏我的名义,这不就是说和大学生会做对吗?我怎么样来说都是大学生运动会组委会邀请的歌手对不对?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觉得咱们组委会不能够就这样坐以待毙了。
  好家伙叶赫那拉天后这个时候已经火力全开风机了,那么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咱们组委会应该稍微的表示一下。
  这个时候其实珍妮小姐仿佛听到了什么,然后他眉头说:“这说起来是私人恩怨呀,对不对?
  我们组委会其实立场还是非常的坚定的,一般的情况下,司的人员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特别的需要关注的,我们不太去管这种私人的事情。
  所以说到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你还是私人的去解决这个问题比较好一点。别人攻击你,你就要组委会来帮忙帮你平事,这事情你有点想当然了吧,对不对?
  叶赫那拉天后我听说过,算是非常有名气的,也是娱乐圈顶级的歌手之一,人气人脉都是非常的广泛。他为什么会针对你呢?
  他针对你有他什么好处呢?
  或者是说在这个时候你自己什么地方惹到他了没有,他是针对你说出来这样的一些话。”
  叶明非常无奈的说:“不可能,我如果惹到她的话我应该是有印象的,哪怕我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但是至少我是会有印象的对不对?
  我这个人还是记性比较好一点的,如果我招惹一个人的话,一般的情况下我不会轻易的遗忘,因为我要防备着别人报复对不对?
  所以呢,我得罪的每个人我差不多都会记住,但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不是特别地记得我招惹过叶赫那拉天后,如果我真的招惹过我肯定会有印象,而且我会改。
  反正呢,只要是找到合适的中间人,一般的情况下我真招惹别人了,我会赔罪的,尽量的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别人看我是杀伐果断即恶如仇,但是实际上我还是抱着和平的心态来的。
  那么既然我没有招惹叶赫那拉天后的话,那就肯定是他在有意的针对我。
  你想一想为什么他会针对我呢?他是不是不在乎大学生运动会呀,或者是说他嫉妒我受到了大学生运动会的邀请,但是他没有受到这方面的要求,他可能对我有一定的羡慕嫉妒恨。
  我的专辑卖的太好了,是最近这些年娱乐圈里面是我创造的一个记录唱片单,月销量的最高记录。所以既然我取得了那么好的成绩,那些天王天后肯定会不爽,因为他们比不上我呀。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我觉得我和叶赫那拉天后没有什么矛盾,但是如果我成绩好阻碍了别人发财的路,或者是说让别人丢面子了。
  那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就不好说了。我觉得叶赫那拉天后为什么对付我,就是因为我卖的唱片太好了,让叶赫那拉天后也是感觉到没有面子、。
  你想一想他可是顶级的天王天后,他自己的政治销量能够有多少呢?所以在这个时候我觉得他真正的原因是羡慕嫉妒恨。
  那么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他就在公开的场合贬低我,他是通过贬低我从而抬高他。
  但是呢,我并不认为这样做很好。我认为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他怎么做就是虚荣心在作祟。只是说这次可能闹得比较大一点。
  叶赫那拉天后作为当事人,但是毕竟对方是天后,也是站在娱乐圈顶端的存在,所以在这个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承认我不是叶赫那拉天后的对手,因为老杨他自己的人脉,他自己的财富。
  这些我感觉到我不好弄了,我不是他的对手,至少短时间内我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必须找外援想一想。
  我还是大学生运动会邀请的写歌的人呢,我参加演出这怎么样算是自己人吧。
  所以我觉得其实组委会帮助也是帮助自己呀,我的名称被搞错的话,那你想一想我们可是签过合同的。
  所以这不是私人,这已经牵扯到组委会的对不对,攻击我就是攻击主委会攻击我的名义就是攻击组委会的名义,怎么说能是个人的事情呢?
  所以我觉得组委会应该是帮我一把才对。”
  这个时候珍妮小姐摇摇头说:“不对,你如果想要组委会帮你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你需要拿出来你的筹码来,我们不可能无缘无故帮你,对不对?
  你要给我们一个帮助你的理由,这一点是最关键的,如果你的理由能说服我的话,那么OK没问题,其他的人我去说服帮你是没问题的。
  但是你不能说我签了合同就是自己人呀,对签合同有约束力,也邀请你参加文艺演出了。
  但是这个时候啊其实很多的人是和我们组委会的有关部门签合同的,就比如说志愿者都有签合同。志愿者虽然不领工资,但是必要的约束还是一定要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