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重生之苍莽人生无弹窗全文阅读 > 重生之苍莽人生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两千三百九十四章 有所缓解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com (全小说无弹窗)
  “走的时候要不要送一送?”
  “切!”布鲁诺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饶了我吧!你说的,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你呢!去送我?别开玩笑了!我可不想闹腾出来其他的风波来!”
  “你随意!那么就提前祝贺你一路顺风了!”丁羽举起来手里面的咖啡杯!不需要太过于的刻意,那样的话会显得太过于虚伪,更何况这里有没有外人!何必如此!
  等布鲁诺离开了之后,丁羽把邱天洋给喊了进来!把手里面的清单递给了他!
  “布鲁诺要离开了!这个是给他准备的!这个老家伙呀!哼!”
  虽然话语当中有些许的‘不满’,但是透露出来些许的感慨!
  邱天洋默默的接过来清单,看过了之后这才问询的说到!“主任,需要一点时间!不过想来应该不会有太长的时间耽误!送往机场就可以了!”
  “他应该会乘坐私人飞机回去的!方便!快捷!同时也比较的安全!把东西送到了地方!做相当的交接!”丁羽刻意的叮嘱了一句!
  “是!主任!”邱天洋没有什么废话,事情都已经交代的很是清楚了!如果说自己连这些都做不到的话,那么自己也就没有太多的必要留下来了!赶紧滚蛋就好!
  布鲁诺走之前去见了一下桑顿!
  桑顿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因为从来到了丁羽这里之后,所有安全方面的问题都交给了布鲁诺,而且他也很好的去执行了!甚至一直挡在自己面前的位置,现在布鲁诺先生要离开,究竟因为什么,自己不知道,但这里面肯定是有相当的问题!
  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间段离开?先前的时候都没有离开,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问题和状况,桑顿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但就算是想明白了这件事情,又能够怎么样?不会有太多的意义,也不会有什么效果,这是一定的!
  “布鲁诺先生!”桑顿有些垂头丧气!
  “心情不太好?”布鲁诺坐下来之后,问了一句!“主要是家里面的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东方先前的时候扛了太多的压力在身上面,现在这个时候必须要我来出面了!不然的话挤压在一起,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这个对家族而言,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布鲁诺先生,您离开了!我就...。”
  布鲁诺摇摇头!“桑切斯回来了!还有没有其他人,这一点我并不是那么的清楚,不过相当的时候,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去找寻一下赛提尔!他能够解决大部分的问题!”
  桑顿很是怀疑的看了一眼布鲁诺,看着他对自己点头,也是按住了心中的疑惑!
  “至于其他方面的问题?倒也不会那么的严重,这里毕竟是丁羽的地盘!”
  桑顿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了布鲁诺为什么要跟自己这么的说,很显然布鲁诺先生应该去见过了丁羽,甚至彼此之间还商谈过,至于其中的内容,不太方便提及!这一点桑顿倒是能够理解,等丁羽过来的时候,问及两声也就可以了!
  “布鲁诺先生,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就是出来放松一段时间,别说,这两天是真的有些胖了!这里的环境还是很养人的,丁羽这个家伙的手段也是比较的高,至少在治病救人这个方面,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虽然我不是医生,你也不是医生!但他是一个医生,而且还是非常好的一名医生!”
  “就是让人感觉很是火大!”桑顿低声的嘀咕了一句!
  “这一点吗?也算是他的个性所在!”布鲁诺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虽然我跟他是非常好的朋友,但需要说,我有些时候,对此也是感觉很火大!但是没有办法,谁让我们是朋友来着!不过好在,相处的很是不错!”
  “布鲁诺先生,都是特别理性的缘故吗?”
  “不是,有相当的原因,是因为感性!如果站在理性的角度来说,虽然可能也会站在丁羽这边,但绝对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关系,真的要是提及起来的话,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可能是投缘吧!”布鲁诺深深的看了一眼桑顿!“这样的机会来之不易,好好的去珍惜,对日后起到的效果,绝对是难以估量的!”
  桑切斯到来之后,布鲁诺简单的表示了欢迎,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做相当的交代,就略显匆忙的离开了!这一点让桑切斯很是不解,甚至有些许的困惑感!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连说两句话的功夫都没有,就很的匆忙离开?
  但桑切斯还是先去见了桑顿,也没有交代什么,就是回来了!至于古德先生倒是让自己带了礼物过来,一部分是给桑顿的,一部分是给赛提尔他们,当然了其中相当的一部分还是丁羽的!
  “桑切斯先生,让你来回的颠簸,辛苦了!”不管是什么原因让桑切斯回来,让布鲁诺离开,自己都需要彰显一下自己的态度!
  “桑顿少爷!”桑切斯注视的看着桑顿,脸上面有些疑惑,不过当着赛提尔的面也没有去做其他的提及,至于董事会的事情,自然也没有太多的表露!桑顿自然也不会有相当的问及,因为没有太多的必要!问及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从桑顿这里出来之后,桑切斯才去见了丁羽!“什么情况,布鲁诺怎么走的这么快?”
  丁羽瞄了一眼过去!“你问我?我问谁?”摊开了自己的双手,丁羽表示着自己对此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是真的不知晓其中究竟都发生了什么,“反正就布鲁诺的提及,好像是他那边出现了什么事情,东方师兄没有办法解决!所以只能是他赶回来!”
  “没怎么听说呀!”桑切斯看着丁羽,无语的感叹了一声,“也行吧!古德先生让我问候你,感谢你的帮助!特意准备了一些礼物,给您家里面的长辈和孩子!”
  “有心了!”丁羽呵呵一笑,“不过你这一次可是耽误了相当的时间!”
  “说起来,布鲁诺离开的好像有些过于的突兀了!”
  两个人都是答非所问,很显然都知晓了!自己的话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所以对视的一笑!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的讨论下去,没有任何的必要,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看样子,我这段时间可能需要辛苦一些了!”
  “我这边时间可是已经够辛苦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这样的空闲时间!不过也是真的有那么一些忙碌!”丁羽这一次好像是踩在了鼓点上面!
  桑切斯微微点了一下头,“我需要调整一下,来来回回的,这个时差问题呀!对于我这样的老年人而言,的确是一种考验!是真的有点生受不住!不像是你这么的年轻!”
  “怎么听起来这个话,有点故意的意思!”丁羽坏笑的看着桑切斯,“我原本的时候还想着今天晚上的时候给你接风洗尘来着,现在来看,好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这个实在是有些过于的可惜了!”
  桑切斯一脸的无奈,甚至用手指着丁羽,不敢说话,因为是真的担心,一旦说话,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破口大骂可能都是轻的!
  不过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时间,丁羽这边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桑切斯倒是很好的代替了布鲁诺,跟桑顿之间的关系也算是相处的比较融洽!
  在这一点上面,赛提尔表现的好像突然之间有些上道!很显然桑切斯和布鲁诺两个人给与赛提尔的压力是不一样的!确切的说不是桑切斯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不过是彼此之间站的位置和角度有着相当的不同,所以处理问题的方式也有着相当的不同!仅此而已!
  对桑顿个人而言,这种感触是最为深刻的,甚至是有些许彷徨的感觉!因为一直以来布鲁诺虽然来自己这里不多,但是给与自己的精神支持,绝对是无以复加的!而桑切斯先生对自己也是有相当的支持,这一点倒是没有太多的问题!
  可是...。
  就在桑顿有些要爆发的时候,丁羽才慢慢悠悠、不急不躁的来到了桑顿这里,看着他的样子,微微憋了一下自己的嘴,露出来些许不屑的神情来!
  本来就有些按耐不住的桑顿,这一下子被彻底的给惹火了!也不知道就是故意的,还是说就是想要当着丁羽的面发泄一二,因为门没有被关,所以站在门口的安保,也是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出去!”桑顿可能感觉到了什么,大声的怒吼!
  坐下来的丁羽,注视的看着桑顿的表现,装模作样的点点头!“还行,表演还是很不错的!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鼓个掌?”
  “丁先生,您来的会不会稍微有些早?”桑顿恨恨的看着丁羽,恨不得能够从丁羽的身上面咬下来一块肉来!太过于的可恨了!
  想着布鲁诺先生走了!自己也可以把丁羽丁先生当做依靠,但是那里想到自己都快要成为望夫石了!也没有等到丁羽!很显然丁羽就是故意的!这个让桑顿感觉有些无法承受!
  “丁先生,你是故意的!”桑顿的腰身挺的很直,坐在那里自有一番姿态!丁羽端详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甚至故意的看了一下他脑袋上面的头发!
  “头发做的不错,有点意思!”
  桑顿开始消解自己的情绪,“丁先生,我曾经看过你留胡子的影像,感觉很是不错!不像是现在这样,收拾的非常干净!”
  丁羽不为所动!“碍于我女儿有些时候比较的调皮,她觉得长胡子比较的好玩,所以就留下来一段时间,倒也没有太多的影响!至于现在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感触!”
  丁羽之所以顺着这个话说下来,那么就代表着现在愿意去缓解桑顿的情绪,而没有一味的要去刺激他!毕竟他现在处于一个很是不安稳的状态当中,现在继续的烧火,容易给他烧炸了!那个时候绝对会出所谓的反效果!
  “我的头发就是一时的兴趣,不过最近思考的事情好像有些多!”
  丁羽擎着自己的下巴,身体坐的多少有些歪,给人的感觉有点不太正式!
  “倒是挺有意思的,故作成熟!”丁羽小小的吐槽了一下!“我对这个方面的研究不算是特别的多,家里面有相当的人搭理,不过我父亲可能稍微有那么一些特殊,虽然有些时候也会有家里面的师傅给他刮脸,但相当的时候,他都喜欢自行的去打理!”
  “自行的去打理,丁先生,是个人的习惯问题吗?”
  “很难说!”丁羽故意引导着桑顿!“小的时候我倒是跟着父亲一同的去过老式的理发馆,只不过现在没有了!现在理发的都是一些年轻人,讲究的是时尚,不过我相信你们家的理发师,至少男性的理发师,至少都是上了年纪的,四十岁开外的那一种!”
  “家里面的理发师都比较的传统!”
  这个话也算是应对了丁羽的说法!“现在的老师傅越来越少了!这个也是父亲不太愿意让其他人上手的一种主要原因!可以说是怀旧,也可以说是一种念想!当然也可以说是一种习惯!怎么说都可以的!无所谓的事情,家里面也有师傅!手法也还是很不错的,可就算是这样,父亲对此依旧没有太多的感触!”
  桑顿仔细的考虑着丁羽跟自己说这些话的目的究竟何在!是为了凸显什么?好像并没有这个方面的感触,就是拉着自己一起去怀旧!
  但不得不说,自己现在的心绪倒是沉稳下来不少,甚至在看到丁羽的时候!本来烦躁的情绪就已经消停了下来!这一点是桑切斯先生和赛提尔所不能够比拟的!差距太大!
  “丁先生,那么你呢?你是喜欢自己动手?还是喜欢享受?”
  丁羽微微的一笑!“故意的要嘲讽我,是吗?”对于这样的事情,丁羽并没有给予桑顿最为直面的回答!而是表现的很是随意!“喜欢什么就是什么,去做一个决定性的回答,是故意的把自己给束缚其中!相当程度上面而言,属于没事找事!”
  “丁先生!我感觉父亲在这一点上面,好像很是讲究!您呢?”
  “说讲究倒是很讲究,说不讲究,也不是很讲究,用我母亲的话来说,穷讲究!”
  “很想要见一见奶奶,很有意思!”
  “家里面最近来了两位小朋友,金的孩子,最近母亲一直带着他们玩!彼此之间的关系相处的很是不错,所以你吗?可能就需要往后靠一靠!”丁羽审视的看着桑顿!“说起来,你现在的身体倒是非常的不错,能够看出来非常显著的效果!”
  “依旧还是受困于这个环境当中!”桑顿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丁羽!“丁先生,我甚至有些时候都会有那么一些怀疑,您究竟都在想着一些什么呢?”
  “外面那道门真的能够阻挡住你吗?”丁羽反问的说到!“其实就是几步的距离而已!你要是真的想要走出去的话,我拦不住你的!当然我也不会拦着你!而赛提尔和桑切斯两个人更是浪不住你!至于你父母那边,天高皇帝远的!”
  赤裸裸的一番话,就这么的被丁羽给说了出来,说的太过于直接,也太过于的直白,让桑顿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应对丁羽的话了!
  桑顿这口气缓了非常长的一段时间!
  “丁先生,我能够说你太坏了吗?用中国话来说,你这个坏的都有些缺德冒烟了!”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好人呀!”丁羽摊开了自己的双手!“而且我当着你的面好像不止一次的说过这样的话,你什么时候觉得我是一个好人来着!你确定你的脑袋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吗?还是说你现在做梦还没有睡醒!”
  在丁羽眼神的鼓励之下,桑顿抄起来面前的杯子,直接的就往门口的位置砸了过去!可能手法有点不太对,也可能是因为力道上面的偏差!杯子砸在了玻璃上面!
  好在玻璃的防护还是非常的有效果,但是站在门口的警卫显然是听到了什么!不过非常的可惜,从外面想要打开房门,这个就不是安保能够做到的!
  还是经过了相当的请示,安保在征得允许的情况之下,才打开了门,看着门口位置的碎玻璃碴子,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丁羽根本就没有看向安保的方向,而是故意挑衅的看着桑顿!桑顿则好像是气鼓的蛤蟆一样!
  用异常凶狠的目光看着安保,安保也是被吓了好大的一条,很显然也是明白,自己的进来打扰了桑顿少爷和丁先生!先前的时候有点过于的心急了!
  所以才会闹腾出来这样的笑话来!这个实在是有些不太应该!
  自己是得到了赛提尔先生的指令,但这个是在没有冒犯桑顿少爷和丁先生的情况之下,才可以的!而现在自己慌慌张张的,丁先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自己已经让桑顿少爷在丁先生的面前丢脸了!
  对一个家族而言,什么最为的重要,自然是脸面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