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纯阳武神无弹窗全文阅读 > 纯阳武神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八百一十六章 一个字,一个巴掌!(求订阅,求月票)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com (全小说无弹窗)
  战皇殿地牢空气很稀薄,灵气寡淡,这是为了杜绝有罪囚恢复修为,乃至更进一步变强的可能。
  而驻守地牢的战皇殿强者每一年都会轮换,并进行问询,毕竟是同族,人心更易牵动人心,难免有人为了活命,无所不用其极,以致驻守之人禁不住诱惑,彼此勾结,直至酿成祸乱。
  走过一层地牢,二层地牢,苏乞年四人见识了各种惨状,尤其是一些重犯和死囚,被日夜灌注一种灵液,不断吐纳凝炼人体大丹,人和牲口一样,没有半分尊严,然而这还是最轻的,一些人直接被束缚在了水桶粗的道铁柱上,被掺杂了神铁的弯刀剖开胸膛,接引气血精气,再通过特殊的玉石沟渠被收集起来,最后被送往星空界关或天路上,成为驻扎的人族战师的给养,可以为重伤的将士续命,吊住一口气。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酷刑,想象的到的,想象不到的,但与这些重犯或死囚造下的罪孽相比,都算是轻的。
  就像刚刚走过地牢第二层的最后一片取血之地,那最后一根道铁柱上束缚的一位满面髯须的中年神圣,他虎目浓眉,如墨的黑发披散在肩上,神情伤感,眸光黯淡,仿佛遭到了背叛之后的萧索,呆呆地看着胸口汩汩流出的热血。
  但行刑的战皇殿守将却告诉他们,此人为了成圣,为了杀戮道符的衍化,曾在十年之内穿越了十万大山,屠戮亿万里,每一片荒莽大地都是一触即走,针对的也都是一些游散部落,强者有限,而其出手毫不容情,无论是正值壮年,还是老弱妇孺,全都屠戮一空。
  这就是一个屠夫,最疯狂的一天,游走三万里,连屠了五个散部,足足一万多人死在其刀下。
  而在其成圣之后,更无半分收敛,直至被一位隐修的大成圣者堵住,方才曝露在世人眼前,最终被战皇殿羁押,来到这地牢第二层,而其却根本不知悔改,反而对那位将他堵住的大成圣者恨之入骨,并时常感怀,若是再给他十年,屠满千万人,圣境大成也指日可待。
  人面兽心,不足以形容此人万一,总认为只是时运不济,否则千百年后,他亦有成王之时。
  造下这样的杀孽,就算是击毙千百次,也不足以弥补其罪过,对其而言,更显得太过仁慈了,所以日日夜夜接引胸膛热血,灌进其口中的,也是最劣等的,充满了杂质的灵液。
  即便如此,就算是主掌地牢罪囚血气纯化的一干炼药师,也有不少拒绝纯化其血气精粹,避之不及,唯恐污了自己的眼,脏了自己的手。
  是以,这一位的血气精粹,至今都没有送往界关天路,很多时候都被置之不理,直到变质,也无人搭理。
  只有你想不到,这世间形形色色的人等,总有那么一些,超出了常人对于人性的认知,他们扭曲了良善与道理,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衍化到了极境巅峰。
  “这样的人,万死难赎其罪,绝不能让他痛快地死去,直接杀了他,是对所有死在他屠刀下的族人的残忍,与助纣为虐一般无二。”大元天鹰深吸一口气,叹息道,“无论是怎样的境遇,看来不管是我玄黄大地,还是这浩瀚星空都一样,哪怕是生死存亡之时,也总有那么一些贪生怕死,人性与认知尽皆扭曲之辈,枉称为人!”
  “有光明,就有阴暗之地,自古如此。”景唐女武皇平静道。
  苏乞年没有说什么,这禁地地牢他也是第一次来,但在看到这些重犯死囚之后,他愈发感到肩头的沉重,当世战皇居然将监察天下的权责交给他,无论是怎样的缘由,于他而言,不管怎样,巡天殿都要立住脚跟,并将这份权责完整地延续下去。
  地牢第三层。
  这里关押的,都是绝顶圣者,乃至绝巅的圣人,这样的人物,哪怕在各大无上传承,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仅在诸无上生灵之下,远非是一般的圣境人物可比,大都也爱惜羽毛,能够被战皇殿擒拿镇压,进入这三层地牢,也都有着各自的故事。
  对于这样的强者,一般的酷刑都已经被摒弃,甚至行刑的,也都是战皇殿的神圣守将,有生有黑色结节,白色叶片的枝条,甩动如鞭,看似轻飘飘地落在身上,却令一位绝顶圣者都难以自抑,发出凄厉的惨叫,那枝条是一种名为落魂树的灵木树枝,通常刮取木粉,用以麻痹神魂,算是浩瀚星空的蒙汗药,而鞣制成鞭,更可直接鞭挞神魂,不会受伤,只会有无尽痛楚,而后又生出麻痹感,等麻痹感消退之后,痛楚又至,如此周而复始,算是人间各大强族周知的一种针对神圣以上强者的酷刑。
  而落魂树年份越久,痛楚则越强,传闻万年以上的落魂树树枝鞣制而成的落魂鞭,诸王都承受不住。
  还有一种火刑,以多种未知的木料为薪柴,燃起一种腐身焰,生机与死气并存,前一刻才烧融了血肉,下一刻就滋生出肉芽,顷刻间,就恢复如初,只是这血肉已不再是原身,而是腐身焰缔造的腐身,不仅生长时痛痒难忍,烧融时更如百爪挠心,同样是令诸多神圣以上的重犯和死囚闻之色变的酷刑。
  诸如此类的刑罚,还有十多种,只要入了这第三层地牢,除了被单独关押的忤逆者,所有的重犯和死囚,每一年都会更换刑罚,直到一整个轮回之后,又是新的开始。
  “他们值得被这样对待。”大元天鹰冷冷道,“都是披着人皮的异族。”
  既然泯灭了人性,在这禁地地牢里,也不会有人性以待。
  半炷香后,在一位神圣守将的接引下,苏乞年四人来到了一处孤崖下,说是孤崖,却通体泛着黝黑的金属光,几条粗大的锁链自山体中延伸出来,束缚在一名黑袍人的身上。
  掘墓人一脉!
  这是一名圣人,因为对于掘墓人一脉尚未定罪,拒绝留底刻印,被擒拿镇压的,尽皆被锁入了这禁地地牢中,暂且被归为忤逆者,尚未施加诸多严酷的刑罚。
  “终于有人来了,战皇殿倒行逆施,这乱世里不去征伐异族,却热衷于窝里斗,还要搞什么留底刻印,这不切实际的诏令,是得不到人心的!”
  那黑袍圣人缓缓抬头,他语气带着不加掩饰的嘲弄,不过等看清眼前的四人时,那眼中的冷意不禁一滞,声音瞬间变得低沉下来:“是你!”
  掘墓人一脉,绝对不会忘记这个年轻人,正是其一手将他们这一脉再次驱赶到阴影角落,并强势镇压,一点生存的余地也不留给他们。
  “没想到,堂堂巡天殿主,竟然亲自来地牢看望我这区区圣人。”黑袍圣人看上去面色灰暗,肌体无光,他面无表情,语气冷淡,“不过很可惜,你们想知道的,绝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一星半点,更不用妄图截取神魂记忆,若是能够成行,相信断命师一脉,一定比诸位更热切。”
  啪!
  突兀的,没有半点征兆,有清晰的掌掴声响起,就算是引路的神圣守将也吃了一惊,看向苏乞年身侧,在尚未定罪前,对于一位圣人,虽然束缚着,哪怕其出身掘墓人一脉,三层地牢诸神圣守将,也还是给予了最基本的尊重,没想到……
  “聒噪!”大元天鹰冷冷道,“让你开口了吗。”
  掘墓人一脉的黑袍圣人愣住了,他是真的没想到,目光都有些呆滞了,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他死死地盯住了大元天鹰,寒声道:“同为圣人,你也敢辱我!”
  啪!
  比闪电还快,大元天鹰又一掌落下,同时开口,淡淡道:“没让你开口,也不需要你开口,接下来一个字,一个巴掌,你可以再试试,圣人也是人,你比谁更高高在上。”
  我@#¥%……&
  黑袍圣人心火冲顶,整个人都要炸开了,曾几何时被这样羞辱过,重要的是,不要他开口,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闲得慌吗?他是圣人,眼界阅历一点也不匮乏,这个节骨眼上,连那年轻的盖世战王都来了,他又不瞎。
  “我……”
  啪!
  “我……”
  啪!
  “我……”
  啪!
  一双眼珠子都快要瞪出眼眶了,黑袍圣人一张脸肿胀发黑,他快要疯了,虽说一个字一个巴掌,好歹也等他说一句完整的话,此刻,他不再开口,但目眦欲裂,要将大元天鹰记一辈子,他要是最后不死,这辈子只为这一个人活。
  “差不多了。”
  苏乞年终于开口,这是地牢一路行来四人身上积蓄的煞气,此刻借由大元天鹰之手尽数宣泄出来,即便是无上强者,初次踏入这战皇殿地牢,也会心生感触,乃至生出戾气,所以通常而言,除了地牢守将早已习惯,哪怕是羁押罪囚者,也会在地牢外止步,以免心境动荡,迷失在杀念中。
  :